霍恩斯比的饭饭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大恩如大仇,小说大纲里的女主觉醒后(NPH),霍恩斯比的饭饭,鲜鲜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什么?你说他们拒绝匿名捐赠?”连北兮双手揪着头发,在地上不停地绕圈走着。

她努力克制着濒临暴走边缘的自己,一边深呼吸一边不住吐槽:“这夫妻俩有病吧?走的都是正规程序,他们怕什么?儿子都快死了,还这不同意那不同意的,有这么当人父母的吗?”

王律师在一旁默不吱声,任由连北兮抱怨,心里却在想不能怪人家多疑,天上突然掉下个完美肝脏指定要捐给贺东哲,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会觉得里面有猫腻吧?

“算了算了,”连北兮一脸的烦躁,“他们不要我还不想捐呢!肚子上留道疤,以后多少漂亮衣服不能穿了……”

可不到十秒,她又“啊啊”叫了两声,不爽地自言自语道:“凭什么不要我的肝?我那么年轻健康的一块肝他们凭什么看不上?不行!我偏要让他们答应!”

王律师在心底叹了口气,果然让他猜中了,贺家肯定是想答应的,只是他们也想知道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是谁,所以故意以退为进,逼那个主动捐肝的人自己站出来找他们。

这一招未尝没有风险,万一捐献者一个不高兴直接撂担子,他们连哭都没地方哭去。不过显然贺父贺锦吃定了对方比他们更心急;而事实证明,他的确猜对了。

王律师在医院跟医生商量捐肝事宜的时候曾见过贺锦一面,对方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,拿捏连北兮这种还在学校象牙塔里的小姑娘简直是分分钟的事。

客观地说,其实也是连北兮自己关心则乱。冒冒然出现一个志愿者说要把肝捐给非h国公民的外国人,用脚趾头都猜得到这个志愿者铁定和贺东哲认识。按照王律师的想法,连北兮但凡能撑过一天不回应,贺家肯定要赔着笑脸去医院那儿“改主意”。

可惜她连一个小时都没坚持住,自己阿巴阿巴就把自己说服了。

王律师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,他育有一儿一女,跟贺东哲及连北兮年龄相仿。如果类似的事发生在他们家,他都不知道是该庆幸“儿子”有救了还是该斥责“女儿”不爱惜自己的身体……

连北兮说风就是雨,既然决定要跟贺东哲的父母见面,自然是越快越好。

于是,一个小时后,四个人坐在咖啡厅里面面相觑。

“兮兮,怎么会是你?你也来h国了,是来……找小哲的吗?”白苏又惊又喜,本来她还怕丈夫弄巧成拙,没想到真的一激对方就现身了。

她猜过很多人,唯独没有连北兮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十年养了个为女主杀我的白眼狼,我抬手反杀。

三岁小孩

未央金屋赋——天娇

唐棣之华

囚爱

jellyranger

乡村小说-神根

hui329

雨歇

死皮

侯府诱春

皂罗袍